《父母与子女一起成长的同时,关爱与管教的尺度其实都是种摸索》

2020-06-10 阅读 630 次 作者: 来源: A小生活
余光中说一个人一生最容易丢失也弄丢得最多的是帽与伞,我说不是,丢的最多的是父母的爱。因为父母的爱无迹的散布在自小到大的生活中,以至于我们根本不察觉就弄丢了。究竟丢了有多少呢?当你为人父母时就知道了。

家中后院孤零零的樱桃树,其实一直是我自小到大「果树情结」的出口。从小在台北的眷村长大,各家少有寸方院子,果树极为罕见,仅有的几颗暴露在大家眼前的芭乐、葡萄树,常是全村顽童猎取的目标,僧多粥少,每余光中说一个人一生最容易丢失也弄丢得最多的是帽与伞,我说不是,丢的最多的是父母的爱。因为父母的爱无迹的散布在自小到大的生活中,以至于我们根本不察觉就弄丢了。究竟丢了有多少呢?当你为人父母时就知道了。

家中后院孤零零的樱桃树,其实一直是我自小到大「果树情结」的出口。从小在台北的眷村长大,各家少有寸方院子,果树极为罕见,仅有的几颗暴露在大家眼前的芭乐、葡萄树,常是全村顽童猎取的目标,僧多粥少,每每果实未及成熟就进了大伙儿的肚里。长大了由眷村搬入公寓,更是与果树绝了缘。

大一暑假到南部同学家做客,看到他家后院高大的土芒果树结实累累,心中好不羡慕,在成荫的树下自由自在的掂着饱满的果实,随心所欲的摘下最成熟多汁的果子,嘴里忙着吞嚥一口香甜的同时,我心中不由得想,从小就生活在有果树的家中该是多幺辛福!暗暗的许下心愿,将来家里一定要有院子,一定要栽果树。

这个心愿终于在来美国定居后实现了。两年多屋龄的新居,后院已经栽植了一棵樱桃树、一棵青苹果树,我们迁入后又加种了二十一世纪梨和富士苹果各一棵。而儿子就在这幸福的环境里出生了。几棵果树和儿子一块儿长大,儿子开始记事了,在后院活蹦乱跳的玩耍了,果树也发育成熟开始结果了。

每年春风拂面时樱花率先绽开,懂得果树的邻居告诉我「种樱桃树必得两株以上以便雌雄花粉相互授精」,所以我格外关注靠风、蜂、鸟带来的花粉,能为吾家的樱桃树孕育成功多少果子?结果年年满树盛开数百朵花却结实不过二、三十粒。而这好不容易得以长大的二、三十粒果子大部分只要一露出成熟的红颜就会被鸟衔去。

所以每年樱桃成熟时我总会早早的叫儿子来摘,深怕慢了一步被鸟先吃掉。儿子小时有樱桃摘可兴奋了,我抱着睁大着眼睛挥舞着小手的儿子在茂密的绿叶中发掘一粒又一粒初着新红的果子,他总是没什幺章法的拉呀、拽呀,边拔边吃,看着儿子开心的享受摘果子的乐趣,年少时的果树情结早已合着儿子呵呵的笑声变成我这老爸心中满溢的幸福。

这些快乐的经验,让我每年对果树的关注成了生活中固定的一环,就算是凑巧因公务繁忙身在外地,也会把樱桃结实的进度列入和太太的例行通话之中。但从小就在果树环境中长大的儿子就不一样了,不知从什幺时候开始,他课余閑暇的注意力完全落在电脑游戏上,后院的花开花谢、果熟蒂落,虽然日复一日出现在视线良好的餐厅窗外,他似乎都视若未睹,餐桌上我和太太兴味盎然的报讯给他樱桃熟了快及时去摘,除非立刻拉着他去,否则一定是没有动作,而让觊觎在旁的鸟儿给衔去了。

今年樱桃由青转红时分,儿子已从一个天天出入家中的高中生,成了半飞出母巢离家住校的大学生了。所谓半飞出母巢是他唸的学校离家一个小时车程,每两个礼拜接他回家一躺,平日看着空巢,一个主动打回家的电话都没有,确切的感觉到儿子真的是离巢而飞了;但儿子回到家,天经地义的享受着老爸老妈的关爱,仿彿又迅速的变回处处流露着依赖,一刻也离不开家的大孩子。

这个週末接儿子回家,晚餐桌上特别指着樱桃树告诉他,只剩下五粒樱桃了,赶快去摘。儿子一转身又回到电脑前,我和太太忙别的事也没催他。第二天一早,早餐时隔窗看到数只蓝冠鸟在樱桃树上跳跃,快步跑去轰走牠们,只见其中一只还衔着正在啄食的樱桃匆匆飞走了。仔细搜索了一番,发现一粒不剩,留着让儿子来摘的樱桃终究就被鸟衔去了。我怅惘的想着,如果儿子及时的摘下这几粒樱桃,并且来告诉我,「老爸,我们家今年的樱桃好甜耶」,我将会是多幺的开心。

晚睡晚起的儿子此时还在睡梦中,懵然不知老爸眷念着以往幸福滋味的一分期待再度落空,而这样的失落似乎已在儿子长大过程中司空见惯。只是再细微的失落也终究累积成坠落在清明脑海中的一滴水珠,漾起层层激荡,让我在为人父二十年后的今天猛然醒悟,原来年轻时的我就和儿子一样,曾经多少次不察觉父母释出的爱,有多少他们年轻时未曾拥有却倾尽全力让我们轻鬆取得的东西,对我们来说因为是那幺寻常,那幺理所当然,以致于从未发觉背后深藏了多少父母用心的安排与期待。若是当时能懂事些,多顺着他们的心意接受享受他们无尽的爱,他们得到及时的回应,将会是多幺的开心与满足。

儿子午后醒了,早午併做一餐匆匆吃完,我们心怀依依的送他回学校,一路上听着他喜爱的音乐聊着暑假怎幺安排,我没有告诉他樱桃已被鸟儿衔去,我想他甚至不会察觉今年的樱桃季已经过去。

后记
不管世界如何在变,父母对子女的爱永远不变。只是爱的方式是否与时俱进,都能为儿女们接受,就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对一路用毛笔、钢笔、原子笔写字,现在得用键盘敲字的父母们来说,电脑、网路对世界的冲击,如何会不知晓?只是走过高压与塡鸭式教育的世纪,谦卑的父母们都崇尚开明式的教育,希望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拥有他们以往奢求不得的自由与空间。

每个家庭,父母与子女一起成长的同时,关爱与管教的尺度其实都是种摸索,爱深责浅,每每是谦卑开明派父母拿捏了半天的最后结果,于是总是宁愿自己承受失落,而不忍对子女多做要求,还自我安慰,孩子嘛,不都是这样,我们岂能强将自我的想法加诸他们身上?

这样的失落,极其细微,有如若有若无的水气散布在生活当中。被鸟衔去的樱桃,就是将这些无迹的水气凝结成水珠的最后一丝氛氤,坠落在心湖中,让我顿悟。

文章写成了,我也毅然将自己升级为「不亢不卑」开明派父母,即时细细的将整篇文章讲给儿子听,提示他要多顺着老爸老妈的心意,接受、享受我们的爱。EQ显然高过老爸的儿子立刻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告诉我,明年他会记得摘樱桃。

书名:被鸟衔去的樱桃

作者:刘萍

《父母与子女一起成长的同时,关爱与管教的尺度其实都是种摸索》

来源:

 

华人阅读社群粉丝团

华人阅读社群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