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没想过的大侦探:前额翘着一撮毛的年轻记者和他的小白狗

2020-06-18 阅读 710 次 作者: 来源: A小生活

你没想过的大侦探:前额翘着一撮毛的年轻记者和他的小白狗

推,是推理,谈推理小说漫画影集电影,谈名探诡计类型八卦。推,是推坑,要你花银子浸淫阅读乐趣,花时间享受故事魅力。冬阳,推理评论人,现为社团法人台湾推理作家协会理事。热爱推理小说,并大量撰写中译推理小说导读、评论与推荐。

胆小鬼!压路机!鼻涕虫!杀千刀的!天打雷劈的!
该死的臭藤壶!没有教养的野蛮人!放你千千万万个砲!
──哈达克船长嘉言录(其实是骂人的话),《丁丁历险记》现代关係出版社版本

前不久,忙着準备「诚品经典共读计画」资料的公司主管问我:「冬阳,你认为什幺是经典?」

不敢告诉她,当听到「经典」二字时,首先浮现我脑海的,是棕色瓶身、绿色标籤、600毫升装的经典台湾啤酒(郑重声明,认识的朋友多知道,我酒是喝不多的。当同桌四名友人联手喝乾一瓶黑金龙高粱时,我不过将已经回温变苦的第二杯啤酒喝下肚而已),于是连忙撇开不正经的联翩浮想,转而从自己的阅读嗜好回答起,随口提了几部具代表性的「经典」推理小说。

事后仔细想想,这反射式的回答大抵是别人给我的答案,不见得是自己明确认同的经典。犹记得早年初接触这个类型时,除了跟着同侪一起阅读夏洛克‧福尔摩斯与亚森‧罗苹的探案冒险,会让我想从图书馆或书店优先找来一读的,常常是宣称名列○○排行榜或○○百大书单、听起来厉害到绝对不容错过的作品──当年有多少人和我一样,快手快脚买了星光出版社「世界推理经典小说系列」中,号称排行榜第一名的艾勒里‧昆恩《Y的悲剧》(The Tragedy of Y, by Ellery Queen)?

后来,当詹宏志先生于远流出版社策画「谋杀专门店」书系、挑选具推理创作里程碑意义的一百零一本小说时,精明的读者不难发现,詹店长的选书清单与英国推理评论家暨小说家基亭(H. R. F. Keating)所写的《犯罪与解谜:一百本最佳作品》(Crime and Mystery: the 100 Best Books),有不少英雄所见略同的着作──我不认为这是部分读者曾在网路上发言质疑的挪用抄袭之举,若是对照另一位评论家霍华‧海克拉夫(Howard Haycraft)与作家兼编辑艾勒里‧昆恩合着的「侦探犯罪解谜小说决定版书单」(The Haycraft-Queen Definitive Library of Detective, Crime, and Mystery Fiction),就会发现亦有不少重複选取的小说,显见这些作品在以英美为主的推理文学史上,具有公认的开创性与影响力。

当然,经典书单书目绝不仅仅这几份,例如在维基百科上便可搜寻到「週刊文春百大推理小说」(且留待日后慢慢领大家入坑),只是想藉此自问也问问大家:我们读的究竟是谁选、谁定义的经典?

又或者,咱们扪心自问,在自己或丰富或贫乏的阅读经验中,哪些作品经得起不断回头翻读而且不感到厌倦?(我以为,「经典」该要有这份能耐。)

在这个逻辑之下,这回要向大家介绍的侦探角色,是在我心中早已名列「读你千遍不厌倦」、但鲜少有人以侦探推理故事看待的《丁丁历险记》(Les Aventures de Tintin et Milou)主人公丁丁。(请注意,他可不是「丁丁是个人才」、《天线宝宝》里的那位丁丁!)

1929年1月,比利时漫画家乔治‧波斯贝‧勒米(Georges Prosper Remi)以笔名艾尔吉(Hergé)在《二十世纪报》(Le Petit Vingtième)上双週连载一位年轻记者丁丁(「Tintin」法语发音近似「丹丹」,不过在《蓝莲花》(Le Lotus Bleu)一集中,艾尔吉写出主角的中文名是丁丁)与他的白色雪纳瑞忠犬米鲁共同经历的冒险。故事的起始多因为他的记者身分,加上富正义感与凡事皆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个性,进而捲入国际阴谋、勇闯异文化、执行登月探险任务等深具想像力又引人入胜的奇特遭遇。

整体来说,全部23册的「丁丁历险记」(不含未完成的遗作《丁丁与字母艺术》(Tintin et l’alph-art),其中第一集《丁丁在苏联》(Tintin au Pays des Soviets)并未中译出版),探险是主轴、推理是点缀,追查真相是推动故事前进的主要动力,同时也是角色魅力的重要泉源。但面对犯罪与罪犯,丁丁(或该说是艾尔吉)并不以推理小说中常见的善恶对立或是行罪论罚的角度来分辨判断,而是以强烈的人道精神作为解决之道。虽然推理成分不浓,不能和《金田一少年之事件簿》、《名侦探柯南》相比,倒也玩过暗号解谜这类能让推理迷眼睛为之一亮的设计,只不过难易度只能算是入门级啦。

此外,幽默风趣的叙事亦是这套漫画能历经八十余年不衰,翻译成近六十种文字、全球销售破两亿册,让我反覆阅读少说二十次的特点之一。这不止反映在主角丁丁时而俏皮的谈吐与行径上,绿叶配角们也相当有戏,例如贪恋杯中物、自创连珠砲骂人浑词的哈达克船长(Capitaine Haddock),老是凸槌、长像打扮如孪生兄弟的警探杜本与杜朋(Dupont et Dupond),智商极高但日常生活总是迷糊透顶的向日葵教授(Professeur Tournesol)等。

冒险加幽默这两项元素,使得大导演史蒂芬‧史匹柏(Steven Spielberg)在1981年推出印第安纳‧琼斯(Indiana Jones)系列电影第一集《法柜奇兵》(Raiders of the Lost Ark),看到法国媒体以「电影版的《丁丁历险记》」一词讚誉时,忍不住买了漫画来看,结果一读便喜欢上,多年后与另一位丁丁粉丝、《魔戒》(The Lord of the Rings)导演彼得‧杰克森(Peter Robert Jackson),在2011年将丁丁以3D动画形式搬上大银幕,推出《丁丁历险记:独角兽号的秘密》(The Adventures of Tintin:The secrets of Unicorn),获得广大的迴响(顺带一提,这部电影的其中一位编剧史蒂芬‧莫法特(Steven Moffat),同时写过《新世纪福尔摩斯》(Sherlock)的剧本喔)──只不过,说好的二部曲和三部曲咧?《哈比人》(The Hobbit)都拍完多久了、《侏罗纪世界》(Jurassic World)去年也上映了,这两位该回头来关照丁丁了吧?难道要逼我再次複习22册漫画吗?那只好推大家进这个坑陪我一起看啦……

(附注:据说新‧福尔摩斯小说《丝之屋》(The House of Silk)作者安东尼‧赫洛维兹(Anthony Horowitz)是二部曲《The Adventures of Tintin: Prisoners of the Sun》编剧,看来故事依旧是推理底啊。)

冬阳一直推,咱们边关心劳工週休二日怎幺休边继续推落去~